[法新社4月9日报道]
周三公布的一份报告称,”燃烧”时间更长、能量更高的新高效核燃料可能在紧急情况下是不稳定的,而且难于处置。通过进一步浓缩反应堆所使用的铀,运营商能够利用给定数量的燃料生产更多的电力,这一量以GWd/tU表示。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压水堆和沸水堆在燃料效率剧增情况下仍运转良好。现在的目标是从燃料中提取更多的能量,并产生更少的放射性废物。据英国的周刊《新科学家》称,美国和英国的新一代核电站准备使用燃耗达到60GWd/tU的反应堆设计。该杂志称,”在这一燃耗下,铀燃料棒将比现在燃耗最高燃料的”燃烧”时间长1年左右”。
但是该杂志报道,阿贡国家实验室Michael
Billone进行的测试显示,如果不采用新的燃料包覆设计方法,燃耗超过45GWd/tU将会违反美国核管会的安全标准。
根据模拟,突然的冷却水失水(1979年三厘岛核电站就是因冷却水失水导致反应堆堆芯部分
熔化)将会造成危险。美国核能的电力研究院称,现代化的反应堆不会发生冷却水失水事件,但NRC仍发起了对安全标准的3年审议。NRC的一位发言人称,”我们正积极准备修订NRC的安全标准,以充分考虑燃耗的影响”。处置也可能是一个问题,因为新的高效燃料比现在使用的燃料放射性要高出50%,因此在贮存期间会放出更多的热量。

【世界核协会网站2003年11月报道】 目前的世界铀市场具有以下特点:
·世界铀矿生产仅能满足电力公司55%的铀需求;
·前军用材料正在越来越多地满足市场需求;
·世界铀矿生产将在2005年后大幅增长。
所有矿物商品市场都倾向于周期性发展,即价格随时间的推移而出现大幅上涨和下跌,但这种价格波动是立足于实际价格长期下降之上的。铀市场也同样如此,铀的价格在20世纪70年代末达到一个极大值,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降到一个极小值,当时的铀现货价格比大部分铀矿的生产成本还低。
1996年的现货价格回升到多数铀矿生产能够获利的水平,此后又下跌,一直到2003年下半年才重新上涨。
以“现货价格”交易的铀数量在2002年全部销售中所占比重略低于10%,多数贸易是根据生产商与电力公司的长期供应合同进行的。
铀价的起浮取决于需求和供应的相对关系。价格不可能长时间低于生产成本,高价位的持续时间亦不可能超过新生产商进入市场的时间。
需求 总容量约为360 GWe的440座反应堆每年需要77 000 t U3O8,其中66 000
t来自铀矿(或从库存或二次源获得)。尽管核电容量正在缓慢增加,同时随着反应堆的容量因子和功率水平越来越高,反应堆的运转效率也越来越高。但是,由于燃料燃耗的升高及其他方面的技术进步,单位电量所需的铀数量在不断降低。因此铀的市场需求疲软:由于技术的进步,在1970之后的20年中,欧洲单位电量的铀需求降低了1/4。这种趋势目前仍在继续。
许多电力公司正在不断提高燃料的初始富集度(铀-235的富集度从3.3%提高到4.0%以上),然后进行更长时间和更加充分的燃烧,使燃料中的铀含量降低到0.5%。这可能意味着燃耗从33000
MWD/t上升到45000 MWD/t,从而大幅降低了单位电量所消耗的铀数量。
由于核电的成本结构是资本成本高而燃料成本低,所以铀燃料需求可能比其他任何矿产商品都更易于预测。反应堆一旦建成,使反应堆保持高容量运行以及电力公司为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而增加核电载荷所作的任何调整都是具有成本效益的。因此,铀需求预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可运行的装机容量,而与经济波动无关。例如,当韩国的能源使用总量在1997年上升的时候,为了替代进口的化石燃料,核发电量实际也在上升。
展望未来的10年,市场的需求将保持在目前的水平或有少许增长。此后的需求将取决于新电厂的建造和老电厂的退役速度。电厂展期许可证的颁发和老反应堆继续运行的经济吸引力是影响铀市场中期发展的关键因素。但是,在2020年电力需求预计比1990年几乎翻一番的情况下,核电容量在这个注重降低温室效应的世界中还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
供应 2002年的铀矿供应了约42 500 tU3O8(约36 000
tU),这远远满足不了电力公司的需求。这一缺口由二次源或电力公司的库存铀来填补,但是这些库存目前大部分已耗尽。因此,U3O8的现货价格在1996年年中一下子窜升到了16.40美元/lb。由于二次源的不确定性,此后的现货价格下降到了7美元/lb左右,在约10美元/lb的价格上稳定了一段时间后又上升至13美元/lb。然而,大部分铀是根据长期合同供应的,新合同中的铀价格要高于现货市场价格。
需要注意的是,在目前的价格上,只有1/4的核燃料成本来自实际矿厂供应,其余部分主要是浓缩和燃料生产成本。
图4的数据取自国际核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Nuclear
Inc.),显示了世界铀生产商的成本曲线,对年产量为40 000
tU3O8/a的铀矿来说,12美元/lb(或50 000 tU3O8/a,15美
元/lb)似乎是个合理的价格。 其他供应
除了现有的和可能出现的新铀矿外,可能提供核燃料的二次源包括:
·从乏燃料中回收的铀和钚,用作混合氧化物燃料; ·重新浓缩的贫铀尾料;
·过剩的军用武器级铀; ·俄罗斯的库存; ·过剩的军用武器级钚。
法国和英国运营着主要的商业后处理工厂,年处理能力在4000
t乏燃料以上。后处理厂的产品重新进入燃料循环,被制成了新的MOX元件。每年的MOX使用量大约为200
t,相当于不到2000 tU3O8。
武器级铀中铀-235的富集度约为97%,这些铀可以用贫铀以25∶1的比例(或用浓缩贫铀以30∶1的比例)稀释到约4%,达到反应堆的适用水平。从1999年至今,每年稀释30
t此类材料,相当于10 600 tU3O8。
作为1994年美国和俄罗斯签署的“兆吨到兆瓦”协议的结果,俄罗斯自1997年以来已稀释了大量高浓铀。但1999年签署的一份协议限制这些材料在短期内进入市场,而其他一些来自俄罗斯及其他独联体库存的铀供应则可能在短期内进入市场。
目前尚未就军用钚的处置达成任何日程,但是大部分军用钚可能被用作MOX工厂的钚原料,然后用于商业反应堆。
图5显示了这些不同的供应源在未来10年中的走势。
2002年,世界上来自铀矿的铀约为 36 000
tU,其中加拿大作为最大的生产者生产了11 604 tU,澳大利亚以6888
tU位居第二。
图6显示了早期生产的铀在历史上是如何首先进入了军用库存,然后在20世纪80年代又转入民用库存,现在正是这些早期生产的产品进入了市场。

[据YAHOO新闻3月16日报道]
在获得联邦补贴和担心全球变暖的情况下,核电工业再次开始了发展。美国核管会发言人Scott
Burnell称,NRC在2007年收到7份新核电站的申请,预计到今年12月以前还将收到更多的申请。由于一个核电站场址将建造不止一台机组,这些申请共计将新建22个反应堆。Scott
Burnell说,”此前的30年内,没有一个新建核电机组的申请。”加利福尼亚州甚至通过立法,禁止在国家高放废物永久处置库开放以前新建核电站。
东芝公司所属的西屋电气公司这个月宣布,正在建立一个办公室,”用以支持正在增加的沸水堆核电业务。”发生在30年前的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电站事故中,反应堆几乎熔化并泄漏出放射性气体,那时核电似乎已经面临死亡。但从那以后,核电连续创造安全性记录,现在已经与风能和太阳能一起成为解决全球变暖的方案。美国大部分的电力生产依靠煤和天然气。煤燃烧释放的二氧化碳会导致全球变暖,即使天然气也不是完全清洁的能源。核电站几乎不排放温室气体。
美国核能学会发言人Steve
Kerekes称,2005年能源法案提出的数十亿美元的政府津贴也是帮助核电复苏的动力。他表示,因为核电站建造成本昂贵,政府津贴是非常必要的。按照NRC的统计,2007年NRC收到7个申请,要求在德克萨斯州、南卡罗莱纳州、维吉尼亚州和马里兰州新建11个核电机组。NRC发言人Burnell称,第一个新机组最早可能在2011年得到许可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