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7月9日电作为北京鼓楼西剧场开业大戏,英国当代戏剧家马丁·麦克多纳的代表作《枕头人》2014年首次在华上演,获得中国观众好评。时隔5年,该剧大剧场版将于8月1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

图片 1

  4月25日至5月11日,由周可执导的话剧《枕头人》将在北京鼓楼西剧场迎来首演,这也将是鼓楼西剧场的首次亮相。该剧由爱尔兰剧作家马丁·麦克多纳创作,曾获得2004年、2005年度英国戏剧奥利弗奖和美国戏剧评论圈奖最佳戏剧奖。

马丁·麦克多纳生于1970年,是英国“直面戏剧浪潮”代表作家,以黑色幽默和批判精神闻名,其戏剧代表作《枕头人》先后在伦敦西区和纽约百老汇上演,获得英国最高戏剧奖项劳伦斯·奥利弗奖,其编导的电影《三块广告牌》曾获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等奖项。

  ◎
鼓楼西剧场坚持“场制合一”的经营模式,选剧以中西方经典作品为主,重新解读、重塑经典,重视艺术性和市场性,剧场上演剧目大多出自剧场自主制作。这种经营模式让剧场在选戏上能够保持统一的风格,并充分保证剧目的制作品质。

  据出品方介绍,《枕头人》讲述了作家卡图兰因创作一系列以儿童为主角的黑暗童话,而卷入了一桩连环谋杀案。这部故事中套着故事的剧作,拷问的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些细节,或作者的一部作品是否具有造成有影响力的社会行为的潜质。整部作品中暴力与纯真交汇,温情与残酷并存,传递出一种黑色荒诞的气氛。

《枕头人》中,作家卡图兰因为其小说中的可怕情节与正在发生的连环儿童虐杀案的手段极为相似而遭到指控。在两位警探的审讯过程中,卡图兰诉说起自己所写的那些关于“枕头人”的黑暗故事……

  由一座排练场改造而成的话剧剧场——鼓楼西剧场在鼓楼西的一个小胡同里悄然开张,也许说悄然还不太准确,因为它的开张是伴随着一部经典作品与中国观众的见面,这就是英国剧作家马丁·麦克多纳创作的曾获得2004年英国奥利弗最佳戏剧奖和2005年纽约戏剧评论圈最佳戏剧奖的《枕头人》。

  周可说,这部剧最珍贵的是它丰富的内涵,每个人都会用不同的方式来理解,每个人从戏里得到的结论也不同。主演赵立新表示,这部剧是“4个有问题童年的成年男人因缘际会,他们自动地或被迫地,共同进行了心理诊疗,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的有情黑色童话”。

鼓楼西剧场负责人李羊朵介绍,5年来,《枕头人》已经成为鼓楼西剧场最热门的剧之一,只要上演几乎都是满上座率。“但鼓楼西剧场只有260个座位,这样一个好剧,我们希望把它放到更大的剧场去展示。”

  《枕头人》是故事中套着故事的剧作,拷问的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些细节或作者的一部作品是否具有造成有影响力的社会行为的潜质。一部作品造成了社会行为是谁的责任?屠宰场的清洗工同时也是作家的卡图兰卷入了一桩系列儿童谋杀案,有两个儿童与他笔下的恶毒虐杀儿童的寓言故事的作案方式一模一样,第三个失踪儿童还在寻找过程中。他因此被带到警局大楼的一间审讯室,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卡图兰的白痴哥哥。卡图兰的400多篇作品只发表过一篇,他是清白的吗?话剧的最终目的不是案件凶手是谁,而是让剧中人像揭开俄罗斯套娃一样,揭开自己内心的最隐秘所在,也让观众不断地回味、不断地思考。

  《枕头人》曾在2008年在国内举行多次剧本朗诵会,引起国家话剧院、上海戏剧学院等多家机构关注,但最终因为版权原因未能上演。此次在解决了版权纠纷后,该剧第一次由赵立新、罗康、罗巍、董汶亮、李虹辰、吴嵩等国内实力派演员出演。

该剧导演周可说,大剧场版除舞美升级外,将延续小剧场版“档案盒”的舞台意象。

  《枕头人》早在2004年就受到了包括上戏、国话等艺术团体的关注,2009年时该剧有望在内地首演,但是因为版权原因,演出被迫夭折。鼓楼西剧场制作人李羊朵一开始就非常重视版权问题,不仅与《枕头人》的版权方积极联系,还特意联系了《枕头人》官方认定的译者胡开奇,拿到各方的正式授权。《枕头人》作者的亚洲代理人马丁·奈勒两次到鼓楼西剧场,为这次演出出谋划策。

“我们不仅是把它放大了,还增加了它的另外两个面。”周可说,“以前的观众只看到审讯室和囚室这两面,这一次盒子的四个面都会用作演区,还增加了盒盖的部分,以适应大剧场的演出需求。”

  这座深藏在胡同里的剧场现在洋溢着浓浓的“小资”情调,离它不远的地方是始建于明朝的拈花寺,鼓楼西剧场就坐落在静谧的全总文工团院内。李羊朵2008年从广东来到北京,当时她还没有从事话剧方面的工作,用她的话说就是从“话剧的爱好者成为话剧的从业者,中间还有过犹豫”,可是在北京这个话剧舞台剧目非常丰富的地方,让她坚定了成为一位话剧工作者的决心。短短几年的工夫,她从一个话剧的白丁成为一个小剧场的管理者、话剧制作人。

  李羊朵采取了先建场再建剧目的方式,在谈到为什么要迫切地建一个自己的剧场时,她说起了作为小剧场话剧的制作人在寻找剧场时的不易。不要说国家大剧院的话剧小剧场一般不对民营话剧开放,就算是国话小剧场和人艺小剧场也很难排上号,而其他的话剧小剧场,李羊朵认为与自己公司将要排演的剧目气质不太一致而不愿意用,于是,建一个有自己品格的剧场就迫在眉睫了。在她的心目中,剧目的风格就是她剧场的品格也是品牌。她在开幕式上感谢的人中有《读库》的总编张立宪,就是因为她认为做小剧场话剧同样应该以《读库》做书的态度去做。2012年12月,在朋友的引荐下,李羊朵来到了全总文工团院内,看到一个旧排练厅。她一眼就看中了这里,四周挂满了爬山虎的枯藤,当时她脑海里就浮现出了春日盎然,浮现出了这个小剧场未来的样子。她爱上了这里,虽然鼓楼西剧场坐落在小胡同里,“可是这里离地铁二号线和八号线的交汇点——鼓楼站只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她说,“何况,想要在北京二环内建一个小剧场,哪有十全十美的呢。”

  在她的精心努力下,一座旧的排练厅变成了新的剧场。更为关键的是这里将上演一些独特的剧目。“鼓楼西剧场坚持‘场制合一’的经营模式,选剧以中西方经典作品为主,重新解读、重塑经典,重视艺术性和市场性,剧场上演剧目大多出自剧场自主制作。”李羊朵说,“这种经营模式让剧场在选戏上能够保持统一的风格,并充分保证剧目的制作品质。当然剧场也对志同道合者开放,场租会比其他剧场便宜一些。”

  剧场不是一个人建成的,“一个好汉三个帮”。剧场在有条不紊的改造中,那么拿什么剧目来树起鼓楼西剧场的大旗呢?著名话剧演员赵立新是李羊朵的好友,他推荐了三个剧目,其中就有《枕头人》,此外,他还介绍她认识了上海知名的话剧导演周可。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周可向她引荐了《枕头人》中文剧本的译者胡开奇。胡开奇在与她聊《枕头人》时,商定让周可作为《枕头人》的导演。没有这些因缘,便成就不了《枕头人》在鼓楼西剧场的开幕演出。

  其实用《枕头人》作为开幕演出,李羊朵也是有顾虑的,这出戏分量太重,能不能把它排好,她有点儿拿不准。从目前已经演出近十场的效果来看,她是非常满意的,甚至观众的上座率还有点儿出乎她的意料。这出戏现在经过压缩,变成两小时十五分,演员演下来,消耗特别大,可以说是精疲力竭。主演赵立新零片酬参演,因为原定15天的排练期意外延长到了30天,他还为此推掉了一部已经签约的电视剧,赔了违约金。

  在《枕头人》之后,鼓楼西剧场将上演瑞典导演马福力执导的曹禺的《雷雨》。“我看了很多种版本的《雷雨》,可是大家的演绎都带着人艺味儿,连‘起范’都是一样的。”这让李羊朵很不满足。“而且就算台上演员表演得再差,整出戏也不会很‘塌’,可见曹禺先生的剧本有多么的了不起。”制作一出不同的《雷雨》就让她念念不忘。瑞典导演马福力很喜欢《雷雨》,他们一拍即合,同时也得到了曹禺之女、剧作家万方的支持。接着,鼓楼西剧场还将演出裴魁山导演、斯特林堡名作改编的《一出梦的戏剧》,出自品特之手的名剧《回家》,北大剧社的大学生话剧《五人间》以及赵立新的独角戏《男人》。其中,《五人间》是鼓楼西剧场“戏剧新人扶持计划”中的一部分,每年鼓楼西剧场都将拿出30万元,用于大学生戏剧的支持和培育。

相关文章